我不是药神,我能帮你找到药

来源:360健康 时间:2018-07-09
【导 读】在中国,有将近760万的人群正经历类似遭遇。15%-30%的人敌不过病毒侵扰,开始面部器官浮肿、腹围增加、下肢浮肿等,发展成肝硬化,最后因肝腹水、肝癌,痛苦地死去。

“病毒一天不清除,身体就像背着一座山,太沉重了!”

深夜12点,湖南的张阿姨依然在床上辗转反侧,丙肝治疗的折磨让她痛苦不堪。

3年来,张阿姨一直在与病毒做抗争,当时,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是国内丙肝治疗的通行方案。每周一次治疗,头昏、恶心、食欲不振、甚至轻微的抑郁症等副作用在张阿姨身上愈演愈烈,但体内丙肝病毒仍然没有完全被清除。

“副作用太大了,真的坚持不了了,听说有人一直打干扰素打到精神失常。”

张阿姨绝望地念叨着。但不治似乎又不行,丙肝病毒转移肝硬化和肝癌的比例高达30%,这些年,她也没少见过身边的病友离她而去。

“我这个病,一旦转化了,就是等死


印度成为“世界药房”,均价只有专利药的20%-40%

DAA,是直接抗病毒的小分子药物,通过抑制丙肝病毒生命周期中的重要病毒蛋白,发挥抗病毒疗效,是目前欧美国家丙肝治疗的主流方法,适用于对“聚乙二醇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疗法”不耐受的丙肝患者。

2013年末,吉利德推出丙肝DAA类药-索磷布韦,成为丙肝治疗史上的创举。这个药物,被当时行业从业者称为“神药”。通过服用DAA药物,丙肝患者可以在1-2个疗程内实现体内丙肝病毒的清除。

但当时,DAA药物还没有进入国内市场。在吉利德公司所在的美国,该药物的销售价格高达8.4万美元/疗程,这个价格,对于以张阿姨为代表因卖血浆引发病毒感染的贫困群体,高的似乎有些可怕。

陆勇格列卫事件爆发出来,越来越多贫困群体把治疗疾病的希望之目光投向了印度。

在印度海德拉巴的一家药厂深夜10点还灯火通明,这里生产的丙肝仿制药的订单已经排到后年,还供不应求。这家药厂隶属于Hetero制药公司,其正在加班加点生产的是仿制药“吉三代”,是目前公认的丙型肝炎特效药。

同样的一个疗程(3个月),“吉三代”仿制药只需花费750美元,而正版“吉三代”花费高出120倍以上,在美售价达9万美元。

我不是药神,我能帮你找到药

事实上,印度的出口仿制药60%以上出口到美欧日发达国家,其中美国市场上的仿制药品近40%来自印度。过去3年印度制药业平均增长速度在14%左右,生产了全球20%的仿制药,并使制药业成为印度经济的支柱之一。目前,印度药品出口到200多个国家,疫苗和生物制药品出口到150个国家。

由于没有对药品化学成分的专利保护,印度的药品价格基本为全球最低,一直受到贫穷患者和人道医疗组织的欢迎。医疗人道救援组织“无国界医生”指出,该组织有80%的抗艾滋病病毒药物从印度购买。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也曾为其点赞。

印度,因此成为全球药品主要出口国,被称为“第三世界的药房”


国内新药上市时间长,重大疾病治疗效果差异明显

2015年,中国约有429.2万新增癌症病例,281.4万癌症死亡病例,这意味着全国每1分钟就有8个人被确诊为癌症,有5个人死于癌症。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癌症的五年生存率约为36%,而欧美的一些国家及日本,其癌症的五年生存率可达80%以上。

这种差距的成因,一部分是因为治疗理念上的差异,更重要的,其实是新药的使用。因为制药工业的发达,他们比我们更早享受到最新的药物研发成果。

2017年全球25位抗癌药物中,有10个药品尚未在我国上市。

在27个常见癌症的141个靶向药品中,只有46种进入中国。

以肺癌为例,美国上市的靶向治疗药物有11种,而中国只有4种。

就肿瘤的治疗领域而言,一般国外新药在中国的上市时间要比国外平均晚5年,最长的可能会超过10年。

于是,一些在国内被判了“死刑”的中国患者,开始为自己的生命寻求另一种可能性,他们把目光投向海外医疗。


“救命”新药第一时间到手,跨境医疗搭建新桥梁

生命,经不起等待。

越来越多的患病人群,选择到海外治疗或者购买海外新药。2016年,报名参加海外医疗相关旅游的人数超过 50 万人次以上,较 2015 年增长了 5 倍。2016 年中国海外医疗服务市场达到7.3 亿元,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复杂疾病跨境医疗。通过美国、印度等跨境医疗服务,中国患者开始享受到国际化的无差别新药服务,第一时间接受新型药物的治疗,提升了治疗体验和效果。

2017年7月份,通过病友的介绍,张阿姨第一次听到印度版索非布韦(吉三代)。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张阿姨找到了病友口中的那个印度药服务机构。

在专业服务人员和境外医生的帮助下,张阿姨购买到了印度版的“吉三代”,和周边的丙肝病友们一同服用该药物。一个多月的时间,复查发现,她体内的丙肝病毒基本消除。3个月左右,病毒报告显示,张阿姨体内潜伏已久的病毒完全消失。从临床意义上来讲,张阿姨已经摆脱了丙肝病人的帽子。6年来,她终于可以踏实睡一个好觉。

我不是药神,我能帮你找到药

这,不是个例,2年来,通过专业海外服务机构的帮助,超过10000名丙肝病毒携带者接受了印度版索非布韦的治疗。其中,仅360健康一家服务机构,就成功帮助超过5000位丙肝患者,其中99%以上实现了治愈。

这些服务机构,还在帮助更多的肿瘤和丙肝病人。通过跨境医疗,帮助他们第一时间拿到新药。


中国没有药神,我们只是为你找药

2018年7月,电影《我不是药神》开始点映,好评如潮。

从2004年电影原型人物陆勇第一次接触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开始,之后的十年间,陆勇帮助患者购买此药,许多病友病情得到控制,陆勇也被病友尊称为“药神”。

而我们,不是“药神”。我们是一群希望可以为你找药的人。

因为新药使用上的巨大差距,我们开启了全球好药项目,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个项目,帮助中国人寻找全球最好的医疗资源和物美价优的药品,解决买药难、买药贵的问题。

通过与海内外顶尖制药企业、医疗专家、零售药房的深度合作,我们以合法而卓越的境外就医、购药方案,为全国有需求的顾客提供安全可靠、规范可行的健康咨询、境外就医及用药服务。

两年时间,我们业务涵盖疾病包括丙肝、肿瘤、乙肝、慢病等,合作的医疗机构和药房也已经扩展到印度、日本、新加坡、美国。

360健康,拥有超过200名跨境医疗专业服务人员,通过全面、细致而周到的服务,为跨境医疗需求者提供帮助,让病人得到最好的选择。

就像电影中人物所说的,“你敢保证你一辈子不得病?”在复杂疾病面前,再强的人也会恐惧,也会无力,也会需要帮助。

当不幸来临的时候,请您记住,还有我们!

我们不是“药神”,我们是360健康

我们会一直在这里,为您找药,让您得到最好的选择。

该文由360健康出品,未经允许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投稿/合作:xufenfen@360jk.com

  • 药说
标签: 丙肝
看了又看
猜你感兴趣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