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解决中国儿童安全用药问题的四大建议

来源:360健康 时间:2016-09-14
【导 读】前言:据统计数据,我国每年约有7000例儿童死于用药错误。此外,14周岁以下的儿童中,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因用药不当致聋。

“我呼吁全社会动员起来,为了下一代的健康,为了未来一代,为了实现中国梦,大家共同都来关心孩子的安全用药,预防孩子因为用药产生的严重的副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在首届儿童安全用药传播与发展大会召开前如此说到。

钟南山:解决中国儿童安全用药问题的四大建议

9月13日,由国家卫计委宣教中心主办、葵花药业协办的的首届儿童安全用药传播与发展大会(后文简称大会)在北京举行。据悉,大会得到了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妇幼司、药政司、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医管中心;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葵花药业集团等国家相关部委,医疗、科研机构以及儿童药物研发生产企业的支持与参与,推动解决儿童安全用药问题。

钟南山:解决中国儿童安全用药问题的四大建议

儿童用药安全问题,由此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通过大会说,“这个会议提醒社会各个方面,包括政府,也包括药企,更包括药物的研究单位、使用单位,还有广大的医务人员,都要重视儿科用药的研究。”

在大会召开之前,由小葵花联合中央电视台共同推出的儿童安全用药公益片——《5岁聋儿的无声诉说》引发了巨大反响。公益片上线网络后,刷屏数日,不到一个星期,播放量已经突破了1亿人次。《人民日报》专门为此发表了一篇《儿童要用“儿童药”》的评论。

该公益片中,5岁女孩付浠诺用手语无声诉说自己因用药不当致聋的故事。而在中国,类似的事件远非个案。根据中国聋儿康复研究中心统计,我国现有14周岁以下的儿童中,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因用药不当而陷入无声的世界。

实际上,据钟南山介绍,这类事件,以现在的科技发展水平,许多原本是可以提前规避的。“在程京院士的领导下,我们国家在十几个省市开展了关于致聋基因普查。检查了16903000多的妈妈,结果发现携带可能药物致聋的基因的比例是2.5‰。”考虑到母系遗传,这个比例是极高的。但只要提前筛查,有意识规避服用耳毒性药物,类似事件发生概率将大大降低。
除因药致聋之外,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国人口宣传中心主任姚宏文在大会上介绍说,“据统计我国儿童又要不良反应率为12.5%,为成人的2倍,新生儿高达24.4%,为成人的4倍。”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牵头编写的《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在儿童群体中,药物中毒占所有中毒就诊儿童的比例从2012年的53%上升到2014年的73%。
据钟南山院士总结,儿童安全用药的主要问题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不恰当的用药。比如,“孩子感冒、发烧这种情况常见,但是80%都是由于病毒引起的,实际上并不需要用抗生素,但是现在呢,抗生素滥用非常严重。这会造成孩子的生长问题、消化吸收的问题、肝脏的问题,会出现一些后遗症。”

第二个是用药致残。“这种情况在孩子身上更加严重,包括有肝脏的病,肾脏的病,神经系统的病,比较严重、最突出的是用药致聋。我国每年大概有30000儿童是因药物致聋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据,这也是我们由于孩子安全用药不当造成的悲剧。”

第三个就是误服。“有一个资料,2013年,北京市儿童医院,一共是369个药物中毒的病人,其中超过50%都是儿童误服一些成人药物。所以误服了药物会引起很大的问题。个别的例子,还出现过,高锰酸钾看着颜色挺好看的,喝了引起急性的胃肠坏死。这些情况都是触目惊心的。”
《白皮书》指出,长期以来,儿童的独特生理特点常常被忽视,这一群体往往被视为“缩小版的成人”,“用药基本靠掰,剂量基本靠猜”,长期与成人混用药物。
孩子的特点不像成人,“儿童用药,有它自己的特点”,不是成人的缩小版。“比如说孩子的皮肤比较薄、比较嫩,甚至以酒精涂抹退烧,用得太多的话,也会造成灼伤。孩子的肾脏功能不太好,用一些常规的药呢,有时候会造成血浆的药物浓度过高,特别是孩子的血脑屏障,并不太健全,有时候用一些关于镇静的药呢,会引起孩子的昏迷等。”钟南山院士举例说。
为了解决儿童用药的困境,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5月至今年6月,由国家级监督管理部门发布的与儿童用药直接相关的各类文件多达13项。政策密度前所未有。
除政策落地之外,就儿童安全用药问题的解决。钟南山院士也提出四点建议:

首先要加强儿科医生的培养。从去年14万儿科医生的普查来看,平均年儿童医生的缺失率达到9%,那么研究生的缺失率更高。这个现象是很危险的。儿童安全用药,首先需要有合格的儿科医生。

第二个是研究问题。生产药物的相关部门要重视对儿科药物的研究。我们国家药监及有关部门,对儿科的药物应该给予优先,同时也应该制定合理的价格,使儿童药物生产厂家有积极性。

第三个是公众教育。儿童的安全用药绝不单纯是药物本身、开药的、或者是吃药的,很重要的是儿童的家庭,家长要有儿童安全用药意识。

最后是前沿科技的运用。现在我们科技发展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有一些已经可以普及化了。比如普查致聋基因等。许多因药致残悲剧,我们是可以提前预防的。

根据数据,在目前我国现有的约3500多个药物制剂品种中,儿童药物剂型占比不足2%。之所以药物短缺问题如此严重,是因为“儿童药研发和生产,投入大,风险高,利润薄,所以很多研发机构和生产企业不愿意冒这个险”人大代表、葵花药业董事局主席关彦斌在大会上发言称。“葵花药业愿意承担这个社会责任,以生产安全有效的儿童药为己任。愿意继续联合社会各界在推动中国的儿童药研发和生产上贡献我们自己的力量。”

儿童安全用药问题,“不仅限于卫生行政的管理者、限于医生、接受治疗的(孩子)的家人也要涉及,社会公众也要涉及。安全用药是涉及到全社会的。” 钟南山院士呼吁动员全社会一起行动,改变现状。

该文由360健康出品,未经允许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投稿/合作:zhouyihua#360jk.com#换成@

  • 药说
  • 想找对药, 买好药
看了又看
猜你感兴趣
回到顶部